<progress id="1t31f"><sub id="1t31f"></sub></progress>

          <progress id="1t31f"><meter id="1t31f"></meter></progress>
            <big id="1t31f"><sub id="1t31f"><thead id="1t31f"></thead></sub></big>

            安全管理網

            因工作起爭執被同事刺死是工傷嗎?

              
            評論: 更新日期:2021年10月21日

            何鐵手是遼寧某牧業公司員工,負責分解雞翅的工作。

            2016年11月4日7時許,因何鐵手在清理工作臺過程中將水濺到同事胡一刀身上,雙方發生了爭執,何鐵手離開工作臺并與胡一刀沖突,在廝打過程中,胡一刀持刀將何鐵手刺死。

            經法院判決,胡一刀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2017年8月23日,何鐵手家屬向人社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要求認定何鐵手的死亡為工亡。

            2017年9月7日,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亡決定書,認為何鐵手的死亡,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規定的情形,不符合工亡認定的相關條件,決定不予認定工亡。

            何鐵手家屬不服,向法院提起訴訟。

            一審法院:發生廝打行為并非工作職責,不能認定為工傷

            一審法院認為,雖然何鐵手在工作清理工作臺過程中與胡一刀發生沖突,但發生沖突后其離開工作臺并與胡一刀發生廝打并非其工作職責,而是其采取不恰當的方式處理與他人之間的矛盾沖突,何鐵手因此而受到被刺死的后果并非工作原因所致,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亡決定書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判決駁回原告劉志鵬的訴訟請求。

            不服上訴:冤枉??!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他人暴力傷害致死怎么不能認定為工傷?

            何鐵手家屬不服,提起上訴,認為何鐵手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他人暴力傷害致死,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三項規定的情形,應當認定為工亡。

            人社局答辯稱,何鐵手與胡一刀因操作臺上的積水濺在身上引發爭執,雙方發生廝打,在廝打過程中胡一刀將何鐵手刺死。二者之間不存在管理與被管理,監督與被監督的關系,二者系普通同事關系。何鐵手被刺系因工作場所內發生的瑣事引發同事之間沖突所致,并非是因為履行工作職責所致。

            二審法院:采取不恰當的方式處理與他人之間的矛盾沖突,導致被刺死,不能認定為工傷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實際上是何鐵手被胡一刀刺傷時,是否是在履行工作職責。

            根據人社局提交刑事案件的詢問筆錄能夠證明何鐵手與胡一刀因瑣事發生沖突時,何鐵手離開工作臺,繞過生產線,與胡一刀發生廝打,在廝打過程中胡一刀用刀將何鐵手刺傷,后何鐵手因心臟破裂大失血而死亡。

            雖然何鐵手被刺這一事件發生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內,但此時其并不是在履行工作職責。何鐵手采取不恰當的方式處理與他人之間的矛盾沖突,導致其被刺傷,進而死亡,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三)項:“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規定的情形。

            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亡決定書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原審法院判決駁回訴訟請求并無不當。

            綜上,二審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何鐵手家屬仍不服,向高院申請再審。

            高院裁定:原審判得正確,這種情況確實不能認定為工傷!

            遼寧高院經審查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三)項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應認定為工傷。

            本案中,根據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何鐵手在清理工作臺過程中,將水濺到胡一刀身上,繼而引發雙方發生沖突。在廝打過程中,胡一刀將何鐵手刺死。雖然何鐵手被刺死是發生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但其受傷乃至死亡是由于同事之間因工作問題發生爭執所致,并非是因履行工作職責所致。故原審法院未支持劉志鵬的訴訟請求并無不當。

            綜上,高院裁定如下:駁回申請人的再審申請。

            案號:(2019)遼行申697號(當事人系化名)

            【李迎春點評】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李迎春律師認為,類似這種案件的核心問題是如何理解”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傷害”的含義。

            按照目前通行的解釋,“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傷害的”,一般是指職工因履行工作職責,使某些人的不合理的或違法的目的沒有達到,這些人出于報復而對該職工進行的暴力人身傷害。(參見國務院法制辦公室政法人力資源社會保障法制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法規司、工傷保險司編:《工傷保險條例釋義》)

            在工傷認定實務中,“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強調因果關系,并且“履行工作職責”與“工作”含義并不一樣,不管是內涵還是外延,“履行工作職責”的范圍顯然都小于“工作”的范圍。

            我們來看看《工傷保險條例》第14條的規定。

            第十四條 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 (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 (三)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

            第(一)項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第(三)項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這兩項規定內容近似,都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遭受的傷害,但受傷害的原因卻不同,條例將其分列在不同項中,可見其存在顯著區別。

            第(一)項側重的是“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范圍大很多,第(三)項側重的是“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傷害,范圍顯然比“工作原因”小得多。

            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在《關于對<工傷保險條例>有關條款釋義的函》(勞社廳函[2006] 497號)對此做了一個解釋,“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傷害是指受到的暴力傷害與履行工作職責有因果關系?!?/p>

            這里的“因果關系”應理解為直接的因果關系。不應包括間接的因果關系。因為只要是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內發生的任何暴力傷害,都可能和員工的工作存在一定的間接因果關系,畢竟都和“工作”沾得上一點邊,如果都認定為工傷,這樣會無限擴大工傷的認定范圍,顯然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原意。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8)最高法行申8657號裁定中也持相同觀點。最高法院在再審裁定中認為,“李海軍受傷雖然是在工作時間、工作地點發生,并且與履行工作職責有一定的聯系,但是這種聯系并不是直接的,李海軍受傷的直接原因是與他人發生毆打被他人打傷,......因此,李海軍所遭受的暴力傷害與其履行檢修工作職責之間沒有直接的必然的聯系,李海軍的受傷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三)項規定的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情形?!?/p>

            所以,這種工傷認定情形,員工受到暴力傷害僅僅與工作具有關聯性還不夠,履行工作職責必須是傷害發生的原因。

            在實務中,可理解為在具有特定的崗位職責情況下,具有履行崗位職責權力的人員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傷害應認定為工傷。

            各地不少法院、人社部門對此也有相應的操作意見,以指導工傷認定工作。比如:

            江蘇省《關于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處理意見》(蘇人社規〔2016〕3號)認為,《條例》第十四條規定的“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是指職工由于履行工作職責而受到暴力等傷害,該暴力等傷害應與履行工作職責具有直接因果關系。安徽省勞社廳勞社秘[2007]157號指出,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 第三項“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應理解為有崗位職責并明確具體行為規定,其具有履行崗位職責權力的人員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應認定為工傷。廣東高院在《關于審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的調查報告》中認為,“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理解。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是指第三人因認為職工行使本職范圍內的工作影響或阻礙了其達到一定的目的,為了實現該目的或者因未能達到該目的而遷怒于職工,對其實施暴力侵害。該傷害應當是排除私人恩怨的,并有企業或公安、司法等部門的證明。

            網友評論 more
            創想安科網站簡介會員服務廣告服務業務合作提交需求會員中心在線投稿版權聲明友情鏈接聯系我們
            足彩网